© 凫鹤从方
Powered by LOFTER

赶稿期间的小小论文——读者有罪论

如果说一个圈子里的气氛极端偏激,我认为创作者和读者都有责任。
具体到不同的圈子,不同的事件上双方的责任或许比重不同,但每个人都应该,也不能不为自己所处的环境负责。

“读者是所有人的身份,只是到后来,有的人变成了创作者,有的人继续做读者,这两者没有孰优孰劣之分,更何况每个人都摆脱不了读者的身份。”
当所处的环境不够好的时候别光抱怨站在自己对面的人,因为每个人都随时可能站到另外那边去。

希望每位创作者都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表达,希望每位读者都有选择的自由。
希望所有人都有想要成长的心。
我想说的是,也不仅仅是同人圈的事情。

感谢作者,受益良多。 

妖聿:

写出来警醒自己,以及给有兴...

能在新年初始看完这部剧,真是太幸福了。

充满了面对工作的勇气和爱!

最喜欢的年度总结时间。
17年主要练习的内容是人体速写,从年中开始,到年末共计175天无间断,比前两年临摹建筑的厚度加起来都多还挺开心。
18年的目标是全年无间断。

关于版权 使用权 署名权一点感悟

晚猫:

今天特地写下这个,是希望有画画的童鞋们(也像我这样版权意识淡薄的)

看到此文时,在接商稿时需要留意的地方。

经验有限,没说对的地方希望别介意。杂志出版社等纸媒我接触不多。

话有点多,请耐心看完。


我大学时期就开始接商稿了,设计和服装效果图居多,插画偏少。

那时候都以为,商稿就是一锤子买卖,对方给钱,我给稿。思维简单天真。

而且,我不能以任何形式发表,不能发网上。

时光荏苒,当电脑里,各种工作和活的文件夹越来越多,自己的作品基本没什么。

才发现,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大部分都献给了不能以自己名义发表,保密性质的所谓东西们。苦笑。(好吧,这只是感慨,...

我要唱的歌,直到今天还没有唱出。 
每天我总在乐器上调理弦索。 
时间还没有到来,歌词也未曾填好;只有痛苦的愿望在我心中。 
花蕊还未开放;只有风从旁叹息走过。 
我没有看见过他的脸,也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;我只听见他轻蹑的足音,从我房前路上走过。 
悠长的一天消磨在为他在地上铺设座位;但是灯火还未点上,我不能请他进来。 
我生活在和他相会的希望中,但这相会的日子还没有来到。

——《吉檀迦利》泰戈尔 (冰心译)

根植于现实——最难的不是创造一个看起来真实的世界,
一定不是——最难的是建立一个感觉真实的世界。
每一份参考资料,每一张照片,每一抹颜色,每一个角色,
所有一切都在努力地去重现真实的感觉。
一个你活着的,幸福的,孤独的,恐惧的或爱着的感觉。
我们希望那种感觉,那种生活就发生在此刻,
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边,我们都身处其中。
而我们也确实如此。
并且有时我们还需要用死亡来证明我们活过。

——《一日谈》法比奥·穆恩(Fábio Moon) / 加布里埃尔·巴(Gabriel Bá) 

这张图画的特别磨蹭又波折,最后能够画完真是太好了。

★绘画使用BGM★


接触不良小狗星:

群星归位之时


The colours of his mind seemed yet unworn; 
For the wild language of his grief was high, 
Such as in measure were called poetry. 
And I remember one remark which then
Maddalo made. 
He said:"Most wretched men are cradled into poetry by wrong; 
They learn in suffering what they...

TOP